·人才招聘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位置:恩慈访谈 -> 艺术人生
  艺术人生
张光北做客恩慈访谈

 

简单描述:
恩慈感言:演艺圈演而优则导的人比比皆是,可是一个出色的演员同时又是优秀的制片人的却并不多见,张光北就是其中的典型。这个中国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家喻户晓的英俊小生,从当初《芙蓉镇》中懦弱胆小的黎满庚、《三国》里骁勇善战的吕布,到最近热播剧《亮剑》中豪放帅气的楚云飞,张光北可以说成功塑造了一个个形象多变、性格迥异的荧幕形象,深受广大观众的喜爱。 

演员拍戏都得受苦,关键要看值不值得
    主持人:亲爱的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各位准时登上此次中澳直通车,我是主持人张恩慈。今天为大家请来的是因为在电视连续剧《亮剑》中成功饰演楚云飞而深受观众朋友们喜爱的张光北老师,您好!
    张光北:你好!
    主持人:您最近在忙什么?
    张光北:我最近在拍一部戏,名字叫《雾柳镇》,是根据书童小说改变的,我是这部戏当中的制作人,同时也扮演角色。
    主持人:很多的观众因为看过你在《亮剑》当中的表演之后,都觉得您把楚云飞这个角色演活了。作为现代人演那个历史时期的片子您当时怎么理解这个角色?
  张光北:因为三年前我正在做一个电视剧的后期,是中央台的一部戏,我是这部戏的导演也是制作人。做后期的时候,有一个制片人小赵就找我演一部戏,说是抗日的。实际上在没有看小说之前我不是特别感兴趣,我觉得我们拍抗日题材类型都是千篇一律,后来我一口气把这部小说看完以后,我决定我不管多忙都要把这部戏接了。主要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小说写得很真实,其二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楚云飞这个人物是国民党一个爱国人物,我觉得在以往的荧屏当中很少见。
  主持人:拍这部戏辛苦吗?
    张光北:我们拍这部戏苦是肯定有的,演员拍戏都得受苦,关键要看值不值得,你塑造的人物能不能被观众喜欢,你自己的演技上是不是有所提高,我觉得这个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我们知道《亮剑》火了以后,您扮演的楚云飞和李幼斌扮演的李云龙都火了,在戏里面你们既是朋友又是敌人,戏里面的两个演员都把这个角色演活了,在戏外你们是不是也是这样较劲?
    张光北:没有,我们在生活中是非常好的朋友。我觉得李云龙这个角色我觉得写得太好了。当然也要靠演员去表演。但是一切都是以剧为本,所以最感谢编剧,另外要感谢导演。演员是体现这个人物,但是如果没有一个好的条件也不行,应该说《亮剑》的原小说给了楚云飞和李云龙的成功。
    主持人:可能有很多人是因为《亮剑》更全面的了解了张光北老师。其实在很早以前张光北就被谢晋老师在《芙蓉镇》选中。这是什么时候呢?
    张光北:很早了,是我25岁的时候。那时候正好拍电影《芙蓉镇》,这样我和姜文等三个同学同时参演了谢导演的戏。那时候中国还没有电视剧,所以一部电影应该说得有七八亿的人看。应该说当时有学生能够演他的戏应该是很幸运的,所以这为我后面20多年的顺利发展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扎实基础。
    主持人:您上阵《芙蓉镇》以后等于是一炮大红,这是不是让你步入影坛的第一步?
张光北:是的,从那时候开始一直到现在一直从事影视,应该说《芙蓉镇》是我的敲门砖,从此以后我就接着拍了很多的电影。
主持人:可以这样讲,也就是因为你的实力才会有名导演来赏识您,给您机会。您刚才说《芙蓉镇》是85年,好像张老师在87年《两宫皇太后》里又有新的角色演出?
张光北:这是第三部戏,演《两宫皇太后》的时候我27岁。应该说那时候已经很顺利了,一部戏接着一部戏拍。那个时候的电影和电视不像现在这么多产,那时候演员能够不间断地拍戏应该是很少的。
一个成功的演员要懂得选择,尤其到你红了的时候
    主持人:张光北老师您的外在形象,我们发现不管是演现代题材还是古代题材的戏都是游刃有余,形象可塑性很强。我不知道您接拍戏的时候,您侧重的是什么呢?
张光北:我觉得一个成功的演员要懂得选择,尤其到你红了的时候。你应该去找一个特别适合你的角色,我觉得我首先在接剧本的时候要有一个好的故事。就像我在选本的时候,我一定要看这个本吸引不吸引我。第二这个故事里面的人物能否感动你这是最重要。
    主持人:比如说一部商业气息的片子和你个人的喜好可能有一些冲突,你是站在艺术的角度还是商业的角度来衡量它?
张光北:我觉得没有艺术就没有商业。不管商业化运作是好还是坏,只要是好片子就一定是艺术。所以我觉得这个并不矛盾。所以我选择的戏都被观众认可和喜欢,市场能够赢利是最重要的,要有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我觉得两者都是不可缺的。
    主持人:一部好的电影和电视剧甚至会影响到一代人,或者引领一个时期的潮流。我们时下热播的一部电视剧叫《爱了散了》,您在剧中担任监制。这部戏我是每晚必看的,说的是无性婚姻,您当时是怎么选择的?
    张光北:这实际上是我们公司的一个编辑突然看了一部小说觉得特别好看,就推荐给我,然后我晚上没事我就看了,看了以后觉得非常好。这个小说是一个小女孩写的,我为什么觉得好呢?因为它的悬疑特别强。后来就跟这个小说青岛的负责人联系,他说这个准备卖给别人。后来我们公司说,你知道谁看中了吗?他说谁啊?然后我们公司说是张光北。那个作者说她是我的粉丝,一定要见我一面,我说好啊,她就这样过来了。后来在剧本的不断改造当中,我突然觉得难度很大。如果仅仅按照一部小说的步骤走就觉得它单薄。我觉得电视剧娱乐要放在第一位,但是我们要赋于它一种思想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能够把观众吸引住,一是需要好的故事,但是通过这个故事也要能够折射出一些道理,而且要是老百姓看得见摸得着的。后来我们突然发现原来里面有一个无性婚姻的问题,这里面的主人公应该是挺让人憎恨和负责恶的一个人。无性婚姻是一个特别大的题材,不是说中国出现这样的问题,是全世界都会出现的事情。我们往往同情这两口子这个男的不行,这个女的多痛苦,然后到法院就给判了。但是我们往往忽略了这样的人是残疾的还是健康的。我们老说我们活着就是为了事业,这个没错,但是同样的人他享受不了人生,我们要赋于他权利。所以应该说一个作品要出一个主题来,我们要干什么?我们让观众看,不要让观众觉得累。实际上我们有一些无奈,有很多事没有办法,我们如果把这个事情搬上台面让我们的人民和观众都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可能他会想到自己或者是他的朋友是不幸的。当这部电视剧热播的时候,他们就给我们打电话,他们说我们是专家。
    实际上这些问题是存在的,存在的就是合理的,合理就要勇敢的去面对。当然每个人遇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处理的方式都不会一样。当你生活中遇到这些事情的时候,你要勇敢的去面对,而不是回避。往往有一些事情,因为你回避,因为你不敢面对,所以就会造成悲剧。
通过电视剧给大家讲的是一个曲折复杂的故事,讲的是人的情感。我们要拍的是,生活中遇到一些问题,我们应该如何去面对,这样会引起很多观众朋友的反思,我觉得这是我们创造这部戏的最大的原因。
    主持人:张光北老师自己监制这部戏,为什么没有考虑自己去演冯远征演得这个角色?
张光北:当时我觉得最合适的就是冯远征,当我看完这个剧本的时候,第一印象就觉得应该找他演。我为什么不演,以往我自己做监制和制片人的戏我都不想演,一个是精力不够,二是我觉得《爱了散了》自己没有合适的角色。

我觉得一个演员没什么特别的,跟大家只是职业不同
主持人:您作为一个演员,您拍的家庭戏很多的,在现实生活中您怎么处理这些关系?
张光北:我和我的爱人是同学,我们跟巩俐是一个班的。我90年结婚,92年有孩子,家里的事和工作既矛盾又统一。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和您的爱人关系很好,但是在现实生活当中可能还会多多少少有一些摩擦,碰到这样的情况是怎么处理?
    张光北:我觉得夫妻之中没有什么原则性的,爱情、感情是靠双方去培养,还有就是感情基础很重要,因为我们是同学,是自由恋爱。而且我觉得一个演员没什么特别的,其实演员跟大家都是一样的,只是职业不同。我觉得人应该活的比较踏实和平和,你首先要对得起自己,然后你要对得起对方。所以也是同样的原因,你要做一个好人,要做一个有责任的人,这样你才能演得好片子。我觉得好与坏是演员的思想和行为,想演好戏要先做好人。所以我觉得活得平平淡淡,踏踏实实这才是人生最大的事情。
    主持人:您塑造了很多性格迥异的人物。您觉得哪一种角色或者是哪一种题材的戏您比较喜欢?
    张光北:我喜欢演强者,我不喜欢演弱者,我是那种敢爱敢恨的。了
    主持人:您从一个角色到另一个角色是怎么转换的?
张光北:实际上我一直不跨戏,不会说我今天拍这部戏,后天又去拍那个戏。我觉得一个演员他在演一个人的时候,他一定生活在这个角色的生活状态,他会用自己的情感、自己的思想去诠释这个角色。所以怎么可能说你能来回跳,不可能。
    主持人:很多人说演员的声誉是导演赋予的。比如说很多的演员他进了这个圈子,当他无戏可拍的时候,角色定位可能是导演给的?
张光北:的确一个好的剧本如果给一个好的导演拍,它会提高。就是剧本是原作,导演是二度创作。导演做两件事,就是把剧本怎么能够淋漓尽致的发挥,怎么能够让演员更好的体会到剧本。所以我老说,演员很被动,刚才你说的是对的,应该说一个导演能够培养出一个伟大的演员,我还没有听说一个伟大的演员培养一个导演。但是我觉得今天投资方比导演和制作人更重要。因为剧本是制片人定的,包括现在的演员也是制片人定的,所以我觉得现在最伟大的是制片人。
    主持人:我们现在把话题重新引入到您曾经拍过的老版的《三国演义》里的吕布吧,因为现在网上最近有说《三国演义》要年轻化,您对这个怎么看?
张光北:我觉得不算是年轻化,我演吕布的时候我刚20多岁,也不大。现在这个只能说叫重拍新版的《三国演义》。今天我也可以说《三国演义》和《红楼梦》等四大名著拍得不错,我说的什么意思呢?就是说拍一定要慎重,因为我们这个是计划经济当中的产物,当时89年的时候一集就是65万人民币,今天拍电视剧谁敢这样拍。如果你特别有钱,如果要一百万一集,我要问你你到哪儿卖去?怎么收回本钱来?现在最高电视收购价给你多少?所以你为什么要拍你要想清楚,你不想清楚你就别拍,要拍就要站在一个新的角度。包括我要拍《水浒》我要拍什么,比如说我拍出来跟你不一样,我拍出来的效果比以前是要强的。我觉得名著不间断的拍是对的,因为时代不一样,思想不一样,但是一定要想清楚。
    主持人:张光北老师说的都非常有深度。张光北老师您08年有什么新的动向吗?
    张光北:我现在在四川正在拍一部戏,估计要拍到年底。拍完之后还有一个戏要拍,关于青年的生死恋的题材。
    主持人:非常感谢张光北老师能够在百忙之中参加我们的访谈,谢谢!

 

  恩慈访谈
政要访谈
品牌故事
艺术人生
  视频中心
· 吴灵臣书记做客《恩慈访谈》
· 世博会澳大利亚馆
· 澳大利亚的可爱袋鼠
· 澳大利亚旅游风光
· 纵览澳大利亚风景
  特别策划
· 大型品牌领袖高端经济访谈栏
· 《恩慈访谈》中国第一高端双
· 费翔黄安领衔群星“怀旧唱响
· 文化产业集团高调亮相国际舞
· 张纪中导演力作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恩慈访谈 地址:中国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西二办公楼12层1206
电话:400-601-5818 邮编:050000 邮箱:encifangtan@sina.com本站 网站建设 技术支持::网讯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