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招聘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您当前位置:恩慈访谈 -> 艺术人生
  艺术人生
张纪中做客恩慈访谈

简单描述:

恩慈感言:他,是观众心目中“导演中的大侠、大侠中的导演”,他是当今影视圈最具影响力的制片人之一。从当初的乡村教师到演员、导演,到现在的著名制片人,张纪中一路走来历经了坎坷与磨难,也收获了鲜花和掌声。面对所有荣誉和成就,他心态平和、宠辱不惊;面对一切的诋毁和非议,他胸怀坦荡、一笑置之。通过访谈,让我看到张纪中更真实的一面,感受到他对生活的热情、对影视的热爱和对艺术执著不悔的追求。


详细描述:

我们拍的片子,可以说全都是根据我的思想去拍摄的
    主持人:张老师,有一个问卷调查,大家把你的位置定在导演,很少有人说是制片人。我想知道,为什么现在拍了很多片子之后,所有的观众一说什么片子,首先想到张纪中是导演。
  张纪中:基本上我们拍摄的片子,差不多应该说完全都是根据我的思想去拍摄的。最先只有我一个想法,然后去找编剧,剧本差不多完成的时候,再有导演的加入。我也参与了很多导演的工作,比如说选择演员,包括戏的风格,还有某些重要的场景的拍摄,我都会参与很深的意见。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就叫张导了,如果叫张制片也不好啊,不太顺口。
主持人:很多观众在电视剧和电影的角色分工上,的确有一些不明白,有时候我们在片头上看到出品人,然后制片人,策划,总监制,这是怎样的一个顺序呢?
    张纪中:出品人就是出钱的人,我基本上是整个项目的负责人。所以我们这个关系,应该是出品人和制片人签订和约,再由制片人和所有创作人员签约。至于说赔不赔钱、超不超支、质量好与坏人家都会找制片人的,所以说制片人是这个剧本的最重要的人物。
    主持人:我觉得张老师说的像股市似的,投资人选择张老师的基金,具体怎么运作,最后收益如何,就要看操盘人了,可以是这种关系吧。
    张纪中:也可以这样讲,但是也不太一样。拍一部剧非常复杂,你所面对的是不同的创作人员。虽然说导演去控制一部分人群,但是事实上,在我看来,所有我们的戏,最终做出决定的都是制片人。
重拍西游记,要有超凡的想象力和表现力
主持人:在我们的新版《西游记》中,您的角色是什么呢?
    张纪中:还是制片人。
    主持人:那新版和老版有什么区别呢?
    张纪中:我觉得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东西。我觉得语言是一个非常无力的东西,我说出一大篇来,你还是用过去的形象作为基础来听我的话。其实《西游记》是一个非常难拍的戏,过去我们所表现的所有艺术形式几乎全部都是以舞台剧的形式为蓝本的。很多形象来源于当初的一些连环画,比如说神仙基本上穿的都是宽袍大袖的宋代衣服。唐僧稀里糊涂,从外形上来说是一个小白脸,细皮嫩肉。女妖精就要和他睡觉,男妖精要吃他的肉。猪八戒就是一个贪吃、贪睡、贪爱、贪情的人。我们今天重拍《西游记》,应该有很多新的认识。我想拍一个叫做神话的故事,而不是由戏曲形式改编的。在这个戏里边,很多的人物会有重新的定位。如果唐僧是那样胆小如鼠,战战兢兢,他能走到西天吗?在我看来,唐僧这个人应该是一个意志坚定、以慈悲为怀、有强烈感召力的人。他不是见了妖怪就害怕,贪生怕死是违背佛教教义的。一个高僧,应该是置生死于度外、想去极乐世界的。这次重拍《西游记》,我更希望把中国的文化,把支撑五千年的文化精华融到电视剧当中。至于说怎么来表现,我觉得要表现的手法很多,今天和20年前,我们想象力的增加不是按倍来计算的,想象力是无限的。
    表现力我觉得也比那时候有很大的提高,那时候说放一股烟,然后就换了一个人,现在应该是眼睁睁地看着你就变了一个人。这个现在电脑能够做到,这才是一个神话故事的魅力所在。有特殊的技术拍摄,会营造很好的氛围。这次《西游记》给我们创作的空间非常大,我觉得应该有更好的想象力。我说的是两个超凡,一个是超凡的想象力,一个是超凡的表现力。另外我也特别愿意吸收一些海外的力量。比如说化妆、造型,我们请美国的,我们可以学到很多的技术。
    主持人:《西游记》它本身的形象,都是人们对中国五千年的文化历史形成的一个长久的印象。如果请美国的化妆师,他能融入我们吗?
    张纪中:我说的是技术,比如说美国很多电影,他们化妆的造型,我们都不知道是怎么做的。所以我希望能够得到这样的支持,现在也在联系呢。
    主持人:如果基于您现在的想法,会不会对原著改动很大?
    张纪中:对原著的改动一定会有,但不会很大。说颠覆性的改变,不会的,有一些地方会改的。其实影视这个东西,你拿任何比喻来说都是乏力的,只有你看到它的时候,你才会知道它形象很好。
    主持人:那张老师现在有没有确定演员呢?
张纪中:还没有,我向拍过戏的这些人发出过邀请,但是具体演什么,还没有定。  
主持人:现在很多媒体上说,张老师的西游记会用现在海选的形式,是这样的吗?
张纪中:我是有这样的想法,我们委托浙江卫视在做这个事情,他们会提出一个方案来。我希望这个选秀有点新意,不要完全是一样的套路。
主持人:准备海选什么样的角色?
    张纪中:我觉得是一些特殊的人才,比如说我们会找一些形体上很特别很独到的人,像特别胖的,特别高的,特别矮的,特别瘦的。比如说像沙和尚找一个篮球队的那种一进门脑袋都顶在门上的人来演,他跟猪八戒和孙悟空形成一个很大的反差。另外猪八戒既要胖还要灵活,不能说胖就不能动了。那样打着才有意思,还有幽默感。孙悟空也一样,现在我的设想就是,孙悟空从石头里面出来是什么样的?是石猴,像玉一样的,后来慢慢冷却,长出毛来。它没有什么心脏,你杀不了它。我不是说到戏曲剧团里面找人去,不想回到原来的套路上。
    主持人:现在很多人拿感情来煽情,包括很多港台片增添很多男女之间的感情戏。您会不会在师徒四人之间有感情戏呢?
    张纪中:我觉得师徒之间是一种情感,你说什么最能够感动你呢?主要是情。我们原来拍的戏让大家很感动,感动的原因是因为父子情,母子情,战友情,乡亲们的情。在《西游记》里面也不例外,比如说猪八戒和高翠兰的情感,我觉得要有一些描述。像百花公主和黄袍怪,这些有的是有真情的,不是说没有真情。另外这里边师徒之间的情也非常好,这些都是我们要描绘的重点。
    主持人:那这个戏准备拍多久?
    张纪中:从我们筹备到完成,我估计要三年的时间。
我们要做的这个东西,是要有灵魂的
    主持人:张老师,目前您制作的影片都是很成功的。当您接拍片计划的时候,怎么能拿捏出观众喜欢什么片子呢?
张纪中:我其实都很被动的,我不是特别主动要求拍什么,一般都是投资人找我。比如说像《西游记》,就是在一年多以前,他们就找我说想拍《西游记》,问我觉得怎么样?我说我觉得很好,但是我要想想怎么拍,我觉得我要想好了,才能做好。有的时候投资方不太理解,说跟你说了这么长时间了,你看你还没有弄好。我说不是生产一个水杯,都是千篇一律的,现在我们要做这个东西,是要有灵魂的。做有灵魂的东西不是那么容易,做不好很可能就是废品,废品就要重来。拍电视剧更难的地方,我觉得是它比电影长。我拍一个50集的电视剧,像拍25部电影。他们拍一部电影要五六个月,我们要拍20个电影,还要保证质量,这个难度确实很大。但只不过说,电视是一个大众传媒,好像人觉得电影那才是真正的艺术。其实在我看来电影是属于国际的,电视属于华人的。在华人的范围,比如说像在澳大利亚很多华人都看我们拍的电视剧,这一点也是值得欣慰的。从观众角度来说,我相信我所拥有的观众是最多的,那要比电影的观众多。
有的演员来了,往那儿一站就是这个角色
    主持人:张老师您在选演员的时候看重哪方面的素质呢?
    张纪中:要看这个演员是不是跟我要做的这个角色很接近。有的是需要塑造一个角色,有的是这个演员来了往那儿一站就是这个角色,比如说刘亦菲,我看到这个女孩子就觉得她是小龙女,无可替代。其实当时也有意见和分歧,出品人他们不同意用刘亦菲,我说不同意可以再找,但是我心里想的就是她,找谁也不行。当时我跟胡军一起说话,面对面的,我在他身上感受到一种气息,就是男人的气息。当我想拍这个《天龙八部》的时候,我就想到他。所以选择演员的时候,还是要看他气质上是不是合适,如果气质上合适会省很多事情,如果不合适,老百姓有时候也不接受。
    主持人:海外有一种说法,就是把张纪中,张艺谋并列为二张,凡是上他们两个人的戏肯定要火。张老师这块儿呢,我们知道的刘亦菲,黄晓明,李亚鹏,都是上了您的戏后名气大增,在您请他们之前,是不是也有压力?
    张纪中:压力当然有,尤其很多新人,作为投资人来说最大的意义就是收回投资,赚钱嘛。他要考虑说我能不能赚钱,所以他会去到很多的电视台去打听,他是以买方市场来定演员。现在跟我合作过的投资人都愿意听我的意见,因为有事实为证。比如说像孙海英这样的演员,原来没有那么大的名气,但是他真的非常好地演了石光荣。他把这个人演活了,你分不清是孙海英还是石光荣。所以像这些优秀的演员,确实有最耀眼的火花。有很多人,他们都在这个戏里边有着很突出的表现,像杨丽萍演梅超风很有光彩的,韦小宝的几个老婆都有很出色的表演。所以我觉得第一是金庸的小说本身人物写得好,第二是演员演得好,把他们那些形象摆在那儿,都是很合适的。我在使用演员上没有私心,不是你跟我关系好我用你,也不是你送我东西我就用你,而是真的这个演员合适,我才用他。
制造潜规则的人,本身心地就不健康
    主持人:那张老师,现在很多人人都认为娱乐圈有潜规则,前一段时间媒体上炒得沸沸扬扬的。以您现在取得的成绩和地位,肯定有方方面面的舆论的压力和舆论造出来。这种潜规则造成的暗影,对您有影响吗?
    张纪中:既然是潜规则,就不是一个规则。这个潜规则在哪儿呢?在那些有潜规则的心里,我觉得其实用一个例子很可以说明问题。苏东坡跟和尚在月夜之下谈话,和尚说在你的眼里我像什么,苏东坡说像牛粪。苏东坡说我在你的眼里像什么呢?和尚说你在我的眼里像天上的一轮明月。苏东坡问我看你像这样,怎么你看我像这样呢?和尚说你心里有这堆牛粪,你才能看到我这样,如果说我心里纯净的像月亮,我自然不会往这方面想。我说这个道理是什么呢,这些制造潜规则的人,他们本身心地就不健康,就不是一个干净的人,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够有这样的“规则”。在我看来这个规则是不存在的,如果存在就存在这些人当中。比如说病菌是寄生在不干净的地方、发臭的阴沟里。如果每个人都正正当当做人,怎么会有潜规则呢。所以对这个我是深恶痛绝。
    主持人:有读者说您的新鹿鼎记是变相色情篇,您怎么看呢?
张纪中:我觉得一个人只看了一点片断就这样说是不准确的。有很多人说香艳,我们这个宣传片是片商来看的,介绍一些演员,后面韦小宝和皇帝的对话,当然这个不做评论了,这些人只是愿意看到这些,然后还要去说一些客气话。我其实不用去反驳他,因为从所有画面来说,我们没有什么露的,全穿着衣服,没有露得更多。因为韦小宝娶七个老婆,这个所有人看了书之后,是印象最深刻的。你说我可以不描述这个吗?所以我觉得还是过早的下结论不好,当你看完了可以把你的结论告诉我们,这样比较合适。
我的标志是比较明显的,一个是白头发,一个是大胡子
    主持人:张老师平时工作这么忙,有没有时间陪家里人呢?
张纪中:很少。我觉得现在每天忙的事情太多,比如说后期制作、还有社会活动。
主持人:张老师是中华名人高尔夫的会员,爱打高尔夫吗?
    张纪中:现在四个月没有打了,很可惜。要弄这个鹿鼎记,所以没有时间,好多比赛让我去我都去不成。我听说在澳大利亚举行一场比赛,中澳比赛,原来在北京有一场我去了,今年可能说到澳大利亚去赛,那我倒希望去一次。
    主持人:我想很多澳洲的华人特别盼望您能去,想一睹张老师的真面目。张老师是大胡子,有时候在街上看到一个大胡子的人,就会说这个人怎么像张纪中呢!看来您的形象已经是固定的模式了。
    张纪中:我的标志是比较明显的,一个是白头发,一个是大胡子。可能标志比较明显,如果真的剃掉了,可能回家他们都不认识了,所以还是留着吧,再有我觉得这样也习惯了,我从30多岁就这样。

 

  恩慈访谈
政要访谈
品牌故事
艺术人生
  视频中心
· 吴灵臣书记做客《恩慈访谈》
· 世博会澳大利亚馆
· 澳大利亚的可爱袋鼠
· 澳大利亚旅游风光
· 纵览澳大利亚风景
  特别策划
· 大型品牌领袖高端经济访谈栏
· 《恩慈访谈》中国第一高端双
· 费翔黄安领衔群星“怀旧唱响
· 文化产业集团高调亮相国际舞
· 张纪中导演力作
关于我们 | 招贤纳士 | 广告合作 | 联系我们
版权所有:恩慈访谈 地址:中国北京市东城区东长安街1号东方广场西二办公楼12层1206
电话:400-601-5818 邮编:050000 邮箱:encifangtan@sina.com本站 网站建设 技术支持::网讯科技